宁波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校园爱人在我心坎上插了一刀

发布时间:2019-10-13 00:30:31 编辑:笔名

校园爱人在我心坎上插了一刀

●他和她在校园相识相爱。毕业时为了爱情,家住上海的他决定到她的家乡找工作,“落地生根”。

●然而她父母始终对他冷淡,原因竟是他比她小一岁,不符合当地不找“小女婿”的风俗。

●为避免摩擦,两人又先后回到上海工作。但她的家人给她另外介绍了一个男友,悲剧发生了……

东子是个标准的“靓仔”,身高腿长,五官端正。可是坐在我的对面,他却无法掩饰发自内心的惆怅甚至绝望。侍应生介绍新饮料,东子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谢谢不用了,我只喝摩卡。”

几分钟后,东子端起马克杯,啜了一口摩卡,勉强笑笑说:“初次见面你还不了解我的性格,我这个人对一些事很固执,感情上有时很脆弱。阿紫这件事发生后,我很痛苦,莫非我的爱情观太‘老土’了,我作为男人太晚熟了?”

没等我作出反应,东子就忍不住开始讲述他和阿紫最初相识的场景。他颇有语言天赋,又饱含深情,我在一边听着,感觉如同身临其境。

爱在西湖山水间

2002年春,我考入杭州一所高校,因为是委培生,学时仅一年半。有趣的是,班里男女生比例是1:5,我仿佛进了大观园。上第一堂课那天,我去得很早,习惯性地坐到了最后一排。上课铃响,有个女生几乎与教授同步进入教室,急匆匆地抱着课本跑到教室的最后面,见我身边还有一个空位,就问:“同学,我可不可以坐到里面去?”我起身让座,下意识地打量她。她穿着红色的半袖衫,挎着一只小黑皮包,五官清秀。蓦然间,我对她萌发了莫名的好感。

她就是阿紫。不久我得知阿紫来自内地,家里出过老红军,母亲是上海人,在上大学之前她曾被选送进了文工团,出于对大学校园的向往她又凭着个人努力考到了杭州。说来也奇怪,论相貌阿紫不算班上最美丽动人的女生,但我就是觉得她在一片姹紫嫣红中显得很“特别”,我的目光总是忍不住追随着她。起初我时刻提醒自己以学业为重,天天到阶梯教室读书。但我们恰巧被分配在班里的同一个学习小组,我是小组长,她是学习委员,接触的机会很多。

一次考试前夕,我照常来到那间阶梯教室,欣喜地发现阿紫也在里面。我悄悄坐到她的斜后方。过了一会儿,阿紫放松眼睛,发现了我,她很自然地坐到我的旁边讨论功课。我开心极了,模糊感到阿紫对我也有好感。从此我和阿紫经常到同一间教室看书,成了要好的同学。

可是我内心清楚,我对阿紫的感情绝对不只限于普通朋友。我发现自己无法控制对阿紫的好感

,说还是不说、怎么说,我每天都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12月8日,正好下午没课,我提议去登西湖边上的一座塔,阿紫欣然做伴。那天天很冷,刮着凉风,登塔的人很少。我们很快到了塔顶,俯瞰西湖的冬景。阿紫围着一条大红羊绒围巾,漂亮得让人不得不仰视。犹豫了很长时间,我鼓足勇气抓住阿紫的肩膀,她好像觉察到了什么,调皮地用围巾捂住嘴巴,只露出那双全世界最美丽的眼睛。我激动地说出:“我爱你!”然后焦急地问她是否接受。阿紫害羞地低下头,我简直急死了,一再问她,她的头垂得更低了,但我清晰地看到她点了两下头,并用很轻的声音说:“我也爱你。”寒风瑟瑟的山顶,我们深情地拥吻。这个吻,西湖山水都可以为我们做证。我幸福得简直要飞上天去,但还是提醒自己,此生一定不能辜负眼前这个女人。

接下来的一年,我和阿紫如两只小鸟,幸福地天天在一起。2003年放寒假,我和阿紫一南一北,在两处过春节。我们每天隔半个小时就要互发短信,每天晚上都通长途,还把内心的感受都写成小条子,各自投入一个彩色玻璃瓶

。开学第一天,我冲到阿紫的楼下,紧紧抱着她,然后交换小瓶子,跑回宿舍去看阿紫那些写满爱与思念的小纸条。每个字,都让我深深感动。

东子的手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表情也从甜蜜恢复为惆怅。一连好几分钟,他没有说话。我猜得出,接下来的讲述是不太愉快的。

“小女婿”不被认可

2003年底,我们面临毕业。我户口在上海,家人当然希望我首选回上海工作。可阿紫在上海找工作难度很大,她家人让她先回内地。我只希望两人能在一起,就答应和她一起去内地。我在阿紫的所在市找到了工作,报到之前还有一个多月,阿紫让我住在她家里。她领着我浏览了家乡的许多景点。因为是冬季,我们出去玩时,天空飘着雪花,四周雾蒙蒙的,对于我这个南方人而言,那感觉很美。

原以为我会就此在她的家乡“落地生根”,可不知为何,阿紫的父母对我很冷淡

。我诚心诚意地跟他们沟通

,他们并不太理睬我。我问阿紫为什么。阿紫起初不肯说,后来才告诉我,按她家乡的风俗,男方总要比女方大几岁,大家才觉得般配。她父母得知我比阿紫小一岁后,就不痛快,担心我不够成熟,还担心亲友邻居会对阿紫指指点点,认为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定是那方面有问题,才会找我这样的“小女婿”……我胸闷极了,论实足年龄,我只比阿紫小5个月,160天而已。天下有多少夫妻属于“姐弟恋”,难道他们都不幸福?

作了种种努力,阿紫父母依然对我俩横加干涉。为了减少磨擦,阿紫跟我商量,干脆还是回上海找工作吧

,她让我先回上海,安顿下来后她就过来。我回上海没两个月就找到一家单位,工作稳定,收入不算太高,但可培育“人脉”。工作稍有起色后,我太想念阿紫了,就在一个周末跳上开往内地的火车。我没买到座位,生生地站了一夜,车轮每向前转动一下,我就觉得离阿紫更近了一步……第二天我满眼血丝出现在阿紫面前,她激动地抱着我哭了。

不久,我联系到一家单位,帮阿紫投了简历,因阿紫无法赶上当天的面试,我诚恳地向招聘主管推荐阿紫,请求他们务必给阿紫机会。最后阿紫赶到,单位很满意,当场录取了她。阿紫终于可以留在上海了,我心花怒放。很自然地,我们住在了一起。尽管比我大5个月,可阿紫在我面前就像个小女生,我对她可以说是百般怜爱。也许我有点爱情至上吧,我对她爱得如婴儿般纯粹。我这辈子肯定是要和阿紫共同度过的,对此我从没动摇过。我一直在考虑买房成家,看好了一处楼盘。阿紫说她家不会支持她在上海买房的。我说没关系,我相信凭借我俩的力量,5年之内可以还清房贷。

讲到此,东子的拳头轻轻砸在玻璃桌上。他懊悔地承认,2004年下半年他的工作上了一个台阶,一下子特别忙,对阿紫有些忽略;等他发现阿紫的情绪不对头时,一切都似乎太晚了。

2004年冬天似乎每天都下雨,我每天都忙,好不容易回到家,我不太想说话。阿紫很不解,认为我在故意冷落她。这个春节,阿紫没有回家,我很想陪她,但此前我已连续两年没回家(我父母是上海知青,家在外地,亲友多在上海),这次很想把我和阿紫的事跟家人汇报,就在小年夜登上北归的列车。过年我跟阿紫通,她给我父母拜年;我也诚恳地给阿紫父母打,他们的态度很冷漠。长假后我回到上海,却不见阿紫,原来她值完班后回家了。等她重返上海,我赶到她宿舍,她却只说了一句:“我们分手吧。”这太突然了!我问她为什么,她又说了句“重话”:“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了。”我无力争辩,打了自己一耳光,转身就走,不知不觉流起了鼻血,把衣襟都打湿了。晚上,我一根烟一根烟地吸。

昏天黑地地过了一个月,我的一位朋友打,问我和阿紫怎么了,还说阿紫即使有了新男友,只要没结婚,我就应该去争取。如果我就此放弃,他会鄙视我的。朋友的话刺激了我,但我还是很犹豫。于是我去杭州“故地重游”。在涌金门我记起阿紫曾经为我通读过那块碑文,我站在碑前,一字一字地抚摸。那天西湖又下了百年不遇的大雪,雪景美得让人心碎。呼吸着沁凉的空气,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让阿紫重回我的怀抱。

她说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

回到上海,我寻找阿紫。一天下大雨,我在她单位门口看到她,她看到我浑身淋透的样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请她吃晚饭,只说些轻松的话题。饭后我送她回宿舍,在街心公园我控制不住,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她哭了。我们激情拥吻,毫不理会路人的目光。那晚阿紫去了我的住处,我们拥抱在一起,感觉两个人都快融化了。但冷静下来,阿紫告诉我,她已不是从前的她了。她没瞒我,说她家人为了拆散我俩,给她介绍了个做IT的男友,大她两岁。她还很无奈地强调,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说她母亲不惜以断绝母女关系相威胁,她只好顺从。阿紫并不是说说而已,没几天,她就在外留宿,还明说她就住在那个IT男友家里。

东子一字一顿地说:“我自从和阿紫相爱,就发誓不再碰别的女人。而阿紫却用这种方式在我的心坎上插了一刀。我于是做了人生最大一件蠢事:自杀。”缺乏心理准备的我发出短促的惊叫,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4月初,我连续6顿没吃饭

。在绝望情绪的驱使下,我连吞68片安眠药。不久我就不行了,意识还清醒,但动弹不了。我忽然后悔,觉得许多事情都没做完;我又怨阿紫,她为何要如此待我?!我昏迷过去后,阿紫有事来我家,看到后吓得瘫在地上。她叫来120,医生给我打了强心针,送到医院洗胃。导管从鼻腔插进去,一抽一吸,真是世间最痛苦的刑罚。阿紫始终守在我身边。第二天,我父母赶到上海,母亲第一句话就说:“你还是我的儿子么?”

养病时阿紫天天来看我,给我发很多短信。母亲不知道我为何做傻事,她对阿紫说我们不如把结婚证领了。阿紫始终回避。有天她把落在我床边,我发现有一个陌生男人的短信,我想他就是那个IT男友,就拨通。他说他跟阿紫没什么,不知她为何要把他扯进来。我病好后约他出来。当着阿紫的面,他称我为“兄弟”,等阿紫去上洗手间,他却跟我说:兄弟不要这样,女人嘛,玩玩而已,反正阿紫又没和你结婚,没给你生孩子……若不是答应过阿紫不动粗,我真想打他一顿。事后我只跟阿紫说,这个男人靠不住。然而阿紫说,选择他不是出于喜欢,只要她父母开心,她可能会嫁给他。

东子又含糊地告诉我,一位老同学听说他俩分手后,打告诉他,阿紫在感情上有过很不堪的过去,等等。听后他的心更乱了。难道两年中她是在敷衍他?

东子说,为了让自己振作起来,他决定考研,还把的开机语设定为:“今天,你努力了没?”然而,他还是想不好如何处理与阿紫的关系。“难道我还在深爱着她?”说完这句话,东子垂下头,陷入长久的沉默。

小程序店铺
小程序签到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