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广州孵化器谋求突围

发布时间:2019-09-13 20:54:50 编辑:笔名

现代的装修,全透明玻璃外墙,干净独立的办公空间,充满活力的咖啡馆,甚至还有专门的空间用作健身、沙龙、PARTY……这些分布于广州各个角落的创业孵化器,成了许多创业青年的“造梦空间”。

近大半年来,广州陆续涌现出了以创新谷、中大创新谷、CCiC、创客街等各种形态的众创空间。然而,除去肉眼可见的物理空间,大大小小的孵化器究竟能为创业者带去什么?南都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大多数孵化器呈现野蛮生长态势,且分布零散,真正能给项目带来价值提升的少之又少,能引入资本对接的更是凤毛麟角。

今年广州提出了新一轮孵化器倍增目标:到2016年,全市孵化器将达到120家,在2011年基础上翻两番。孵化器如何在创业红海中突围?业内专家指出,孵化器的知名度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它是决定孵化器能否找到优秀的创业项目和团队的关键因素。

“硬件配套”齐全但缺软实力

为入驻的创业团队提供豪华导师阵容,良好的办公环境,进行创业指导,融资,推广,财政等服务……在广州,绝大多数的孵化器简介上都大同小异地这样写着。

除了具有一定的物理空间,及其上述一系列的配套服务外,几乎每个孵化器都声称自己有着十分“豪华”的导师阵容,导师帮扶机制也不尽相同。例如CCiC联合文创(下称C C iC)、创客街等,定期会举办路演活动,让创业者和导师有相互交流的机会。还有些孵化器会对入驻项目进行长期跟踪,如果团队在某一阶段遇到困难,会帮团队约见导师。但对于个别孵化器来说,导师更类似于一个荣誉称呼,与创业团队碰面的机会甚少。

值得一提的是,创始人本身的资源也与当下孵化器强调的导师帮扶制度有着极大的关系。以CCiC为例,包括易一天使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曹日辉、微投网V CH ello创始人、雷雨资本创始合伙人俞文辉、易到用车的创始人周航等人在内,共有10位创业导师,这些人本身都与创始人全曼午有着匪浅的交情,在全曼午提出创立C C iC时便成为了CCiC的导师合伙人。显而易见,创始人背后强大的创投圈资源,十分有助于帮助创业者与投资人牵线搭桥。

“孵化器真正在于人,包括里面的创业导师、团队、投资人;而不是地。”广东天使会发起人及秘书长何巨介绍,现有孵化器分布零散,大致模式分为“二房东”和披着孵化器外衣的房地产,但其实这两种孵化器都不能给项目带去真正的价值提升,因为物理空间已没有多大意义,它们不能提供更多的智力孵化,无法帮助项目分析切入点、推进、打磨,更加不能带来资金。

代表性孵化产品少之又少

在众多孵化器中,不难看出,孵化器创始人的理念往往直接决定了孵化器的走向。由于创始人当中的一部分人本身就是投资人或企业家,他们有自身擅长的领域和坚持的理念,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孵化器是以何种标准选择入驻项目,甚至何种项目在孵化器更容易得到投资人的偏好。全曼午在创立C C iC之初到迄今为止,都坚持“E A T,PLA Y,LO V E”这三字作为理念,因此C C iC相对偏好“好吃、好玩以及社交类”的项目。

而另一个孵化器,创客街,自去年底启动后,共收到300多份项目申请,最终选取了约10个项目入驻。截至目前,创客街对外公布成功孵化的项目只有“口袋兼职”一个。而成立较早的中大创新谷,创建于2011年5月,4年时间后,只有1号外卖较为人所熟知,粉我吧、Stylem oi、易捷好车、繁星模特、五百丁等创业项目都是今年初才入驻,代表性孵化产品少之又少。

成立没多久的龙硅谷,目前则正致力于华南天使投资联盟、华南创业孵化器联合的活动。上周二,南都记者在走访中看到,龙硅谷两层的办公场地里还有很多空位,二楼的很多场地都租给了周围公司办公使用。龙硅谷的创始人吴希龙认为,很多创业团队的想法很好,但是缺乏执行力,从一开始入驻的10多个项目,到现在只剩四五个,“一些创业团队缺乏执行力,注定了他们的项目不适合创业。”

可见,尽管越来越多孵化器提供有配套设施,为创业团队服务,但真正能拉到融资、被市场认可的项目屈指可数。

两大困境

难!

知名度不够缺少吸引力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真正具有知名度的孵化器并不在多数,此处的知名度仅仅是指“听说过”“知道”,而并没有说“了解”。在记者采访的10多名创投圈人士中,每个人知道的孵化器数量不超过10个。

“孵化器本身的知名度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有无一定的知名度,几乎决定了该孵化器能否找到优秀的创业项目和团队。”有专业人士指出,大多数孵化器还是刚刚起步,创业项目的选拔和培养都处于摸索阶段,基本没有代表性的孵化项目。对于创业者来说,要一个个孵化器去了解,是一项耗时耗力且无法保证效果的行动,所以直接导致创业者要么选择如广州创新谷、CCiC等较为有名的孵化器,要么只能凭片面了解进到一个不甚合适的孵化器。

随着各类创业孵化器、创意孵化器、加速器的野蛮增长,且还有更多的后续部队正在摩拳擦掌酝酿中,创新谷助理总经理孙鹏认为,当下孵化器是处于过多的状态,尤其是今年兴起的一些孵化器,知名度不高,位置不好,想找到好的团队进驻,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他举例说,像一些属于开发商或是产业园区内的孵化器,和个别上市公司在自己园区建起的孵化器,这两类孵化器跟自己的产业系统相通,经营成本不大,“相比之下,对于那些专门租场地做孵化器的,还是存在有一定的经营压力。”

“整体来说,场地还是不够用的,与需求还未能相匹配,说孵化器过多、泛滥还过早,再过两年看看,谁能活下来。”有业内人士如此表示,靠地铁口、学校、地铁等便利位置的场地自然是香饽饽,还有团队更加青睐背后有资源、行业类别非常精细的孵化器;此外,背后还必须有强大的创业导师团队。

难!

融资不容易融智更困难

从走访来看,当下孵化器盈利方式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收取相应的房租(当然也有不少孵化器是免费提供办公空间);第二种是占取创业项目一定的股份,随着产品的升值而升值;第三种,孵化器自身成立投资基金,在为团队寻找投资方的同时,自己也投资创业项目以收取回报。

“从场地来看,对创业团队来说,进哪个孵化器都一样,现在最稀缺的在于,谁能给企业带来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广东天使会发起人及秘书长何巨称,美国的YC孵化器,核心不是给太多的钱,而是在种子期,给项目更多的打磨,经营方向的讨论、纠正,还有完善商业模式、完善团队、完善股权结构,然后再给它投6000美金到20000美金。“这好比村姑打扮,好了之后才会有人追求,公司也是如此,商业模式切入点找准才容易拿到资金。”何巨说,对创业者来说,早期融智比融资重要很多,然而真正能提供融智的孵化器在国内都不多。

“对于许多创业团队来说,他们不太在乎有无免费场地,而是注重‘我跟谁在一起’,导师能否提供给我帮助。”何巨表示,目前绝大部分的孵化器仅仅还是提供物理空间,无法帮团队完善商业模式,甚至是更多的服务。项目能拿到投资的少。拉到投资即意味着孵化成功?何巨认为,以投资人角度来看,一个项目拿到天使投资或是A轮投资,成功卖掉或被并购,也意味着被市场认可。“政府有大把的场地,所以现在其实场地没有太大意义了。”

创客学堂

孵化器有没有料,创客应如何反选

一个创业项目在孵化器内是否得到了帮助,大概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衡量:第一,项目创始人或者核心成员能否通过孵化器提供的平台开阔眼界,打通思路;第二,创业项目是否能借助孵化器,顺利地找到投资人或者投资机构;第三,通过入驻孵化器这一经历,提升项目或团队原有的分数。

创客街广州区域经理赖志达在接受采访时谈及:“现在创业者也可以开始选择孵化器了。这使得每一个孵化器都在努力寻求自己与其他孵化器不同的地方。”

对此,创新谷助理总经理孙鹏持相同的观点,他表示,从创业团队方面来看,若是在腾讯、唯品会等互联网公司跳出来的创业人员,属业内资深人士,对于他们来说,技能和资金是足够的,不需要孵化器,免费办公场地更是没有任何吸引力;就孵化器本身角度来看,它提供的只是一个硬件,软能力远远落后于硬实力,各个孵化器后面有多少“料”,创业团队在选择时要判断清楚。包括很多投资人在内,他们不建议和鼓励有能力和技术的团队进驻孵化器,只要自己可以发展好业务和发展产品即可。

岭南创业与投资俱乐部联合创始人杨凌云认为,如果说衡量孵化器实力强弱有硬性指标,那一定是该孵化器有没有、有多少孵化成功的案例,而孵化器背后的投资人有投过多少成功的项目。

创业者陶文平也认为,这个是最直观的衡量指标,最有说服力的宣传,“我选择孵化器就是因为之前有什么成功的案例。”

但完全从成功案例来衡量孵化器未免过于偏颇。创业媒体酷公司主编张业军就认为,孵化器没有绝对的好坏,每个孵化器都有自己坚持的理念以及擅长的领域,要各自发挥自己的差异化优势。

孙鹏则建议,如果是市场化运作的孵化器,唯一一个衡量标准,就是跑出来多少个成功的项目,有什么项目备受大家认可,大家才会对孵化器高度认可。他认为,若是政策性的孵化器,包括政府、高校主导在内的,则应该跟学生就业等方面挂钩更加贴切些。

怎么查血栓
小孩止咳化痰吃什么药好
宝宝经常发烧
婴儿感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