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臺灣興起秘密讀者匿名書評激起千層浪

发布时间:2019-10-22 19:15:01 编辑:笔名

台湾兴起“秘密读者” 匿名书评激起千层浪

2013年9月,一群年轻的台湾作家发起了一本电子文学月刊,名为《秘密读者》主要针对台湾如今所刊发的书评总是碍于人情压力所做的不客观评论他们索性另辟蹊径,对时文与新书做匿名的解剖短短几个月,竟然颇具影响11月那期,他们批评了我和我学弟在今年两大报(时报文学奖、联合报文学奖)发表的获奖作品,文章的题目是《当山中无虎:比较两大报小说首奖》我很意外的是,我的朋友们似乎都知道这件事,却又遮遮掩掩不愿意让我去读,这倒真是符合了“秘密读者”的原意这种感觉,就仿佛是青春期里经历过的青涩友情朋友间在真正守过了几天“秘密”之后,终于将它传播了出去

《秘密读者》这样的刊物,在台湾校园里很多来台湾的第二个学期,我就加入了学校的文学创作坊,我主要是喜欢上写作课,而他们在创作之外,还做了一个“轻痰”读书会,并合办了一本文学杂志,名叫《盐碱地》我翻过两期,策划得很有趣年轻人偏爱长标题,拗口又清新在一篇《这里是文学奖流泪之处,那些我们名之为奖的——还没说完的健忘录》中,署名为“单星子”的作者细数了近年来台湾文学的怪现状

台湾有十分兴盛的文学奖文化,大报文学奖办到近四十届,影响力虽不如前,可到底还是年轻人文学梦的摇篮我到了台湾以后才知道,许多文艺青年从高中起就参加文学营,他们认识作家、结识未来可能会遇到的评委,为编织锦绣前程铺路以至于我曾经问一位筹划文学营的老师说,“你们杂志办的文学营好玩吗”他幽幽地告诉我,“就是拜拜咯”

从高中文学营走出的年轻人,上了大学以后,不仅可以参加学校的文学奖,各县市也有以地方特色为名义的比赛,甚至还有以“感恩的心”、“人间善行”为主题的各门派宗教文学比赛,奖金都很高这就催生了许多常年在文学比赛中混迹的写手他们会推测各大比赛今年可能会邀请的评审、揣摩口味,量身订制写作,也多少有了一种赌博的游戏感像今年大热的新加坡电影《爸妈不在家》中的小男孩,热衷于听彩票号码总结规律在知道家里因经济原因辞退佣人时,孤注一掷选了一组出现频率极高的数字,希望能留下帮佣最终开奖失败时,连观众都替他心碎

波拉尼奥在《地球上最后的夜晚》中,有一则短篇《圣西尼》,被誉为全书中最忧伤的一个故事,如《儒林外史》一般,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弥漫《圣西尼》记录了一个参加文学奖的年轻人,给一个参加了一辈子的文学奖的老文青写信,两人最后成为朋友的故事老文青一生积累了无数“奖金猎人”的经验,用这些比赛得来的钱养活自己与妻儿也让许多为比赛“量身订制”的文学作品策略性地流浪过各大作家的眼睛,却终于没能顺利走入普通读者,惶惶惑惑的,一辈子就过完了

在大陆,年轻人并没有什么文学比赛可以参加,无论是传统文学,还是络文学,有众多的发表平台可供投稿尝试可在台湾,每年虽有三大报文学奖领衔的数百个文学比赛举办,年轻人却并没有除了比赛以外可以发表作品的舞台有的写作者明明写得很好,却患上了一种除了参加比赛就无法写作的心理顽疾这不是玩笑,许多人都将这些游戏看得十分重要

老一辈的作家们,在二三十年前不乏通过比赛凑齐购房款的(如畅销书作家张国立),或结婚的(如导演吴念真),或拿着奖金出国留学的(如作家郭强生)如今通货膨胀,台湾经济状况不佳,文学奖金只够一两年的大学学费,却仍有老战将屡屡出现在得奖名单上,他们真的像圣西尼一样比赛了一生甚至有成名作家用真实姓名参加地方县市的小型比赛还获奖的《盐碱地》曲折讽刺的,就是那些“老而弥纯”的追梦人年轻人化身为“秘密读者”,打着拯救凋零文心的同时,其实也渗透了深远的迷惘

三年前,我误打误撞进入这场游戏深切体会到了一种“上瘾”的快乐,也逐渐摸索到了前人怆然的苦涩我有时不太明白,为什么有的台湾人通过比赛成了作家,有的台湾人比赛了一生一世只成了一个“秘密读者”们讥笑的奖棍

我确是通过文学比赛在养活自己学业的猎人之一我一直记得去年此时在台湾,当我意识到台湾博士的学制比我想象的长得多、而我准备的钱并不够时心里静荡荡的感受那时我每天五点三刻起床,跑步、洗澡、吃早餐,七点半就开始为大大小小的刊物写作柔情蜜意的宝岛推介、新书推荐、电影导览下午写作业,一门课每周都要做五篇40页以上论文的摘要晚上还依着文学奖的日程写比赛感谢上帝,这一年我居然通过文学奖奖金存好了学费,做了一场盛大的白日梦有一个月我不停地在各种舞台上“感谢台湾”,就像“秘密读者”们侧目的一样,是个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比赛老手”,在“山中无老虎”时欢快地跳踉

我遇到过一些“圣西尼”,也怕自己成为“圣西尼”但到底,那是台湾人自己的深渊报业衰退,令三大副刊、两大老牌文学杂志实难养活全岛那么多写作者我尝试过将许多写作坊同学的作品推荐到大陆的杂志上发表,后来发现他们仅仅是出于礼貌给我一些稿件,在内心深处,他们对此并不真的感兴趣有一个学弟说的更为直接:“台湾还是有些复杂的因素,听起来学姐还没来得及纳入观察;而我的视野暂时还被这样的复杂困住,没办法思考更长久的计划,也没把握先走稳了这一步后,踏出下一步时自己仍可以保有现在的理想”如此拗口,其实也不过是说,还想再比个几年

我也是他们的“秘密读者”

颈动脉斑块软斑和硬斑
生物谷药业治疗中风的药有
怎样才能知道自己内分泌失调呢
如何治疗脑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