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寻找云雀

发布时间:2019-07-14 05:13:06 编辑:笔名

我的家乡在闽南一带,这里风景秀丽,气候温润,最适宜各种植披和禽鸟的生长、繁殖了。云雀,就是这些群鸟中的一个种群。身轻、灵巧,羽毛麻花色,颇像村庄里常见的花雀儿,飞翔时有自己鲜明的特色。它做窝草丛,经常扑楞楞直升蓝天,并撒下一长串〃唧啾唧啾〃的歌声,如银铃般清脆,穿透蔚蓝的天空,坡坎山地便更添几分幽静了。早些年农村兴生产队劳作,山扛红旗,地唱凯歌,干劲冲天的社员们在沟谷间拦了一口口山塘水坝,在山坡上挖了一块块田畴耕地,水坝映蓝天,田亩长出绿油油的庄稼——这些也有我青春洒下的汗滴呢。山坡沟坎的微妙变化并没有惊走云雀,仿佛它们依恋新的环境,繁殖得更快了。山边和连着田埂那些茂密柔软的草地中,随处我的家乡在闽南一带,这里风景秀丽,气候温润,最适宜各种植披和禽鸟的生长、繁殖了。

云雀,就是这些群鸟中的一个种群。身轻、灵巧,羽毛麻花色,颇像村庄里常见的花雀儿,飞翔时有自己鲜明的特色。它做窝草丛,经常扑楞楞直升蓝天,并撒下一长串〃唧啾唧啾〃的歌声,如银铃般清脆,穿透蔚蓝的天空,坡坎山地便更添几分幽静了。

早些年农村兴生产队劳作,山扛红旗,地唱凯歌,干劲冲天的社员们在沟谷间拦了一口口山塘水坝,在山坡上挖了一块块田畴耕地,水坝映蓝天,田亩长出绿油油的庄稼——这些也有我青春洒下的汗滴呢。

山坡沟坎的微妙变化并没有惊走云雀,仿佛它们依恋新的环境,繁殖得更快了。山边和连着田埂那些茂密柔软的草地中,随处可见雀窝,小巧敏捷的雀儿一只只窜上天空,亮开歌喉,纵情歌唱。

我多么喜爱云雀。那时我几乎天天和社员们上山劳动,刨地,撒种,除草,施肥,收割,每次听到云雀优美的歌声,身上的疲惫顿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会像天真的孩子,摞下手中活计,痴痴地盯着仿佛吊在苍穹下的点点雀影,然后让思绪飞越时空任其翱翔……

家乡的云雀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据说,云雀做窝草地极不情愿,但也没办法,只好如此了。所以它每天絮絮叨叨,升上蓝天去反复向人们诉说〃生崽无处放,放在草丛上,求你抬贵手,不要把崽伤〃。人们被它的虔诚感动了,从不伤害它。

有一次,我在小憩时到一处偏僻处小解,折回在草丛发现一个巢,里面下了两枚蛋,就顺手捡起来,一位大娘发现了惊咋道:〃你这孩子,怎么可以掏这种蛋,它会咒你不得安宁的!〃唬得我赶紧把蛋放回去。

不久我应征入伍了,直到30年后才又回到故土。不过其间没少探亲,每次与亲人朋友嘘寒问暖后,我都会急急忙忙跑到山上去寻找云雀,这已是我不可更改的习惯了。当我看到小精灵们,像一粒粒小麻球轻盈地在草地和天空一升一降,我就会在山岗找个地方,把草踩平,坐下来品茗似的欣赏它们绝妙的演技和歌喉,此时,我就像喝多了醇醪,整个心都醉透了。

然而,最后一次探亲,我怎么寻觅都见不到云雀的身影,又难过又沮丧,心情沉沉的回到单位。但我不相信云雀就这样消失,或许是我的粗心,或许那阵云雀正在孵窝,或许是偶然的什么原因,总之我会找机会把它们找回来的。

终于退休还乡养老了。放下行囊,整理好房屋,我没有忘记寻找云雀的使命。那天清晨我早早爬上村庄后山。家乡的变化很大,村落楼房林立,四周起了很多工厂,后山脚下架了座高架桥,一条高速公路蜿蜒而来,早年的地貌只能依稀可见。沉吟间已有数辆大小汽车呼啸而过。而东边尚未开发,当年坡面那片梯田和山脚下的几口水塘,杂草丛生,显得异常荒凉。

我一脚深一脚浅地在藤蔓中行走,目光游移在山崖草坪间,希冀着能捕捉到云雀的影儿,却未能如愿。连续几天踏青寻觅,总无收获,我彻底失望了。

我疲惫不堪,找了茬树桩坐下,两眼凝望高架桥沿一根灯杆,陷入沉思。这鸟儿哪儿去了?莫非十几年前一场大砍伐把它们的窝给端了?莫非呼啸而过的汽笛把它们吓跑了?莫非工厂排出的烟尘把它们灭绝了?我找不到答案,悻悻然闷坐着。

忽然飘来一阵婉转鸟鸣,我的心灵动一下。循声望去,一位中年男子拎个鸟笼朝我走来,我好奇地迎上他。只见笼中装的是画眉,男子边走边逗它玩;原来男子是来套鸟的,他要利用这只画眉去诱捕更多同类。

见啼鸣的并非云雀,我短暂朗明的心情再次沉了下去。蓦然我想,云雀会不会是这类人赶尽杀绝的?他们定然是侩子手了!转儿我哀怜起画眉,担忧云雀的命运会落在它们身上,于是我对捕鸟人怒目而视了。

寻找,是焦虑、等待、希望与失望、欢乐与痛苦相交织的过程,当你付出艰辛跋涉,结果却与愿相违,它就变成沮丧和痛苦了。

云雀,难道就如此〃千山鸟飞绝〃了吗?这一天我是裹挟着悲戚、恼怒、迷惘和遗憾的心情回到家中的。

笔者真名:江锦水

电话:15906016080

邮箱:15906016080@1 63com

QQ:377757701

驻地:福建省泉州市台商投资区东园镇紫阳村可见雀窝,小巧敏捷的雀儿一只只窜上天空,亮开歌喉,纵情歌唱。我多么喜爱云雀。那时我几乎天天和社员们上山劳动,刨地,撒种,除草,施肥,收割,每次听到云雀优美的歌声,身上的疲惫顿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会像天真的孩子,摞下手中活计,痴痴地盯着仿佛吊在苍穹下的点点雀影,然后让思绪飞越时空任其翱翔……家乡的云雀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据说,云雀做窝草地极不情愿,但也没办法,只好如此了。所以它每天絮絮叨叨,升上蓝天去反复向人们诉说〃生崽无处放,放在草丛上,求你抬贵手,不要把崽伤〃。人们被它的虔诚感动了,从不伤害它。有一次,我在小憩时到一处偏僻处小解,折回在草丛发现一个巢,里面下了两枚蛋,就顺手捡起来,一位大娘发现了惊咋道:〃你这孩子,怎么可以掏这种蛋,它会咒你不得安宁的!〃唬得我赶紧把蛋放回去。不久我应征入伍了,直到30年后才又回到故土。不过其间没少探亲,每次与亲人朋友嘘寒问暖后,我都会急急忙忙跑到山上去寻找云雀,这已是我不可更改的习惯了。当我看到小精灵们,像一粒粒小麻球轻盈地在草地和天空一升一降,我就会在山岗找个地方,把草踩平,坐下来品茗似的欣赏它们绝妙的演技和歌喉,此时,我就像喝多了醇醪,整个心都醉透了。然而,最后一次探亲,我怎么寻觅都见不到云雀的身影,又难过又沮丧,心情沉沉的回到单位。但我不相信云雀就这样消失,或许是我的粗心,或许那阵云雀正在孵窝,或许是偶然的什么原因,总之我会找机会把它们找回来的。终于退休还乡养老了。放下行囊,整理好房屋,我没有忘记寻找云雀的使命。那天清晨我早早爬上村庄后山。家乡的变化很大,村落楼房林立,四周起了很多工厂,后山脚下架了座高架桥,一条高速公路蜿蜒而来,早年的地貌只能依稀可见。沉吟间已有数辆大小汽车呼啸而过。而东边尚未开发,当年坡面那片梯田和山脚下的几口水塘,杂草丛生,显得异常荒凉。我一脚深一脚浅地在藤蔓中行走,目光游移在山崖草坪间,希冀着能捕捉到云雀的影儿,却未能如愿。连续几天踏青寻觅,总无收获,我彻底失望了。我疲惫不堪,找了茬树桩坐下,两眼凝望高架桥沿一根灯杆,陷入沉思。这鸟儿哪儿去了?莫非十几年前一场大砍伐把它们的窝给端了?莫非呼啸而过的汽笛把它们吓跑了?莫非工厂排出的烟尘把它们灭绝了?我找不到答案,悻悻然闷坐着。忽然飘来一阵婉转鸟鸣,我的心灵动一下。循声望去,一位中年男子拎个鸟笼朝我走来,我好奇地迎上他。只见笼中装的是画眉,男子边走边逗它玩;原来男子是来套鸟的,他要利用这只画眉去诱捕更多同类。见啼鸣的并非云雀,我短暂朗明的心情再次沉了下去。蓦然我想,云雀会不会是这类人赶尽杀绝的?他们定然是侩子手了!转儿我哀怜起画眉,担忧云雀的命运会落在它们身上,于是我对捕鸟人怒目而视了。寻找,是焦虑、等待、希望与失望、欢乐与痛苦相交织的过程,当你付出艰辛跋涉,结果却与愿相违,它就变成沮丧和痛苦了。云雀,难道就如此〃千山鸟飞绝〃了吗?这一天我是裹挟着悲戚、恼怒、迷惘和遗憾的心情回到家中的。笔者真名:江锦水电话:15906016080邮箱:15906016080@1 63comQQ:377757701驻地:福建省泉州市台商投资区东园镇紫阳村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好
癫痫饮食要注意什么

上一篇:现实29

下一篇:风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