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神冥屠虐 第七十二章 贵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2:54 编辑:笔名

神冥屠虐 第七十二章 贵人

金瞳自然不知道别人想的什么,大步朝着里面走去。///猥琐男子依依不舍地挪开了那几枚金币,跟屁虫一样跟着金瞳走了进去。

“这血精便宜点吧,五百个金币实在太贵了,四百怎么样,四百我买。”一个身高九尺有余的粗狂的大汉对着柜台的侍者讨价还价道。

“对不起公子,这血精乃是好的品质,根据我们商会的鉴宝师鉴定,五百个金币是最公道的价钱,而且我们商会从来都没有还价一说,希望您能够谅解。”侍者面带微笑的解释道。

“这,可这有点贵了,我努力了这么久,赚了四百金币,可我要这血精有急用,我也知道你们商会的信誉,却是没有乱抬价,但能不能行个方便。拜托了。”粗狂男子不死心,哀求道,看样子是没钱,但对血精却无急迫。

侍者面带微笑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粗狂男子叹了口气,看来是没办法了,扭头看了看其他的客人,走到一个衣着华丽,看样子便是富贵子弟的面前,抱了抱拳头道“这位公子,在下想买这块血精,但无奈囊羞涩,希望公子能够慷慨解囊,借我一百金币,七日之内必定如数奉还,我康九城此谢过了。”说完低下了头抱了抱拳。

富贵子弟瞥了粗狂男子一眼,略显厌恶道“你说还还?到时候若是不还我找谁要去?一百金币对本公子不算多,但跟你素未谋面,我又为何借你?没钱还来着碧月天商会,劝你早早离开,败了诸位贵客的雅兴。”

粗狂男子面色通红,看借钱无果,也不离开,又向其他几人问去,然后这一百金币实在不是个小数目,况且大家与之不熟,怎么可能轻易借出去?所以一时之间拒绝之音不绝于耳。

“这位公子,在下想买这块血精,但无奈囊羞涩,希望公子能够慷慨解囊,借我一百金币,七日之内必定如数奉还,我康九城此谢过了。”同样的话不多时问到了金瞳跟前,神色麻木,仿佛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可如果买不到这血精,自己的妹妹岂不是,难道真要做那强盗之事不成?想我九尺男儿,又怎么可以行那不义之事?

“我借你。”金瞳看了看粗狂男子真挚,复杂的眼神,相信他是个正直之人,并不会为了这一百金币而损了自己的气节。

“谢过公子。”粗狂男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金瞳的话语,本以为还是跟之前一样不愿想借,客气了一声寻找其他客人。但刚走两步,突然回想到金瞳的话语,猛地扭过头来到金瞳身边,结结巴巴道“这,公子,您,您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借你,拿着,这是一千金币,不够再说。”金瞳说着取出一千金币的钱袋放到粗狂男子手。

粗狂男子呆呆地看着手里的钱袋,沉甸甸的,开打一看竟然真的是金币,听他的话还居然是一千枚。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随意给了自己这么一大笔钱。

过了半响,粗狂男子深吸一口气,郑重地对着金瞳说道“公子的大恩大德,我康九城没齿难忘,可这一千金币实在太多,我一时难以偿还,公子可否告知住处,等我办完事情便去寻找公子,做牛做马我康九城绝无怨言。”

金瞳摆了摆手道“我给你钱不是要你做牛做马,只是看你人到不错,还不必了,你还是快快完成自己的事情吧。我还有事,再会。”说完也不管粗狂男子,对着柜台的侍者说道“麻烦叫一下你们这里能够做主的人,我要找他做一笔大买卖。”

粗狂男子看金瞳并不愿意让自己回报他,深深地看了看金瞳几眼,想要将他的外貌牢牢记在脑海,又想起家病重的妹妹,也不迟疑,抓紧买了一块跟之前更大更好的血精,付了一千两百个金币,大步流星地跑了出去。

侍者傻傻地看着眼前出手无阔绰,随手丢了一千金币眼都不眨一下的金瞳,又听到他想找自己的管事,知道这是个大客户,不敢怠慢。连忙回道“这位公子请跟我来,小雨,帮我带一下班,我带这位公子去找何管事。”交代完便带着金瞳两人了碧月天商会的后院阁楼。

“那人是谁?啧啧,还真有钱,一千金币这么丢了出去?”

“哼,傻子而已,真不知道那人怎么想的,暴发户而已。”

“是啊是啊,那个大个子一看知道根本没能力偿还,恐怕是为了博得这里的美人好感做的蠢事吧。”

“谁知道,不过出手如此大的帝都公子好像没这么一号人,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是外地的?”

……

金瞳自然不知道外面对自己议论纷纷,他只知道自己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跟着侍者来到了管事办公的地方,刚走到屋外便听到屋有人对话。

“紫姑娘,你可要想清楚,这是你们碧月天唯一的机会,可别怪本少不帮忙。你也知道你们商会如今的状况。呵呵,不容乐观啊。”一个年轻的男子说道。

“哼,你死心吧,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还望公子珍重。”一道悦耳动听的女音传出,如春风般划过金瞳的耳际,听着声音便知此女相貌绝对不差。

“是啊周公子,您这要求实在是。”一个年男子迟疑道。

“哼,何管事,你应该知道你们现在的处境,跟我们联姻才是你们最后的出路,要知道我们周庄商会的后台可是帝都周家,让我大哥娶你们的大小姐那是你们高攀了,可别不识好歹。”那自以为是的男子又说道。

“何管事,小青有要事禀告。”金瞳一旁的侍女敲了敲门开口道。

“进来吧。”屋的年男子急切道,这小青来的真是时候,自己也不用太过尴尬了。

金瞳等人推门走了进去,看到屋有三个人,一个衣着华丽,头顶华冠,面色白皙但明显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年轻男子正傲气地看着金瞳等人,脸色略微有些不悦,仿佛怪金瞳等人打断了自己的话。

而一旁又做着一名貌美如花的女子,一袭白色抹胸裙,精致的花边衬出白皙的双腿,修长挺拔,玲珑有致的曲线完完全全勾勒了出来。乌黑的发丝自然垂落下来,划过耳际。明眸皓齿,但此时脸色有些愠怒,仿佛受到了极大侮辱一般。

金瞳惊讶地看了看这名女子,因为她发现此女长相无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想了半天却又想不起来。索性作罢。看到一名微微发福的年男子大步走到金瞳跟前,看了看一旁的小青问道“小青,找我什么事?没看到我正在招呼贵客吗?”

“禀告何管事,是这位公子找您,说是有大买卖要跟您谈。”小青恭敬道。

何管事下打量了金瞳一番,这位公子年纪不大,但相貌堂堂,一表人才,那所谓的周家大少好不少,而何管事又是八面玲珑,拱手道“不知道这位公子想要跟在下谈什么买卖?”

身后的年轻男子看到何管事撇下自己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谈生意,有些微怒,拂手道“算了,本少先走了,希望你们能好好考虑一下,但我们耐心有限,可别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否则,哼哼。”说完也不客气,大步便朝着屋外走去,离开之际还朝着金瞳瞪了一眼。搞得金瞳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到了此人

帝都西郊的一间破瓦房

“小妹,小妹,哥哥回来了,哥哥血精买回来了,你的病可以治了。快,快躺好,哥哥这为你熬药。”

“哥哥,我知道你没什么钱,这血精你是怎么买来的?哥哥你千万不能做不义之事啊,不然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傻妹妹,哥哥怎么会做坏事呢,你放心,我们兄妹俩遇到贵人了,你放心喝吧。”

“贵人?”

“是的,贵人。”

榆林妇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平凉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榆林好的妇科医院
鹤壁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